申博的“决策窘境”

(原标题:申博的“决策窘境 ”)

跟着 夏日 的深化 ,很多人都开始纷乱 准备秋季请求 博士的事情了。很多人把留学请求 看作是个策略游戏,也因此每一年 都会有人向我提出这样一个疑问:究竟 课题更重要仍是 师门更重要,便是 做一个自己喜欢的课题,仍是 跟一个有名望的老师?

关于 此类问题,我有个自认为 还算恰切的比喻。当然这里要事前 声明,文科和理科之间仍是 稍有区其他 ,这里只是针对准备请求 欧洲(尤其是英国)文科类博士的状况 。遇到这种“抉择窘境 ”,我一般都会对咨询者说:“博士课题就是你未来3-5年如影随形的伴侣,而导师(和其周边的研讨 团队,包括未来的同学),好像 你选择和伴侣入住的房子,是和你学术与日子 质量亲近 相关的小环境。”当然抱负 状况 下最好两者都是自己的首选,但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状况 下,究竟 是找一个对的“伴侣”更重要,仍是 寻求一个对的“环境”更重要——假如 你问我,我当然觉得前者更重要,但“正确答案”大约 真的因个人道 格而异。自己垂青 的、觉得“重要”的,才是真的重要。

至于二者对未来择业与开展 的影响,还真没有一定规律。比如,虽然世俗成见 在欧洲多少也存在,但不论是谋职仍是 请求 基金,“身世 校”不如“真本事”来得真实 。尤其在以“机遇 公平”为“政治正确”的欧美,(至少在原则上)拒斥迷信名校名师等“精英主义”教育思维的人肯定 不在少数。举个例子,简略 查阅一下名校教师名单,你就会发现非名校身世 的现任教授其实不 少。换句话说,身世 名校天然 是功德 ,但光有名校的招牌也未必会在职场上有竞争力。比如读书的时分 ,我有个德国同学,她算是师从名门,在欧洲鼎鼎大名 的一位教授手下做博士课题,那课题是她请求 时“投其所好”攒出来的。从入学的第一天起,她谈起自己的课题就会不由得 做鬼脸。博士期间,虽然很多人会因为她是这位名教授的学生而对其刮目相看,但这种赞赏往往继续 不了10分钟,因为短暂的攀谈 之后,任何人都会发觉课题关于 她真是一种煎熬。后来她延期毕业,虽然“师知名 门”,如今仍然为找工作发愁。所以说,导师的声望给人以更高的起点 ,而爱好 给人以很好的安身 点,哪一个 更要紧大约 取决于一个人更需要什么。

但“鱼翅抑或熊掌”多少是个极端状况 ,绝大大都 状况 下,大约 是在几个各有千秋的校园 中做选择。我觉得这里仅有 需要提示 国内请求 者的是,请求 博士无论何时都是一种“双向选择”,即不只 是导师选择你,也是你选择导师。这点尤为重要,因为不管是什么专业,你的导师将是未来3-5年(或更长时间里)与你最亲近 的人之一。考量一下未来导师可能会对你课题所支付 多少时间与精力,他/她的辅导 方式是否为你喜欢,要比导师的“名望 ”重要得多。正如我的一位同事所说,有的时分 师生二人“投缘”才是培育 超卓 博士的要害 。